Ophelia.

受够你了!

[尤菲]蓝色多瑙河 (上)

*无脑产粮,胎教文笔
*OOC预警
*游人×街头艺人
——————————————————
  下午温暖的阳光撒在了维也纳金色的大地,格拉本大街上依旧人来人往。
  悠扬的小提琴声传入蓝发青年的双耳,他靠在街边建筑的柱子上,喝着刚从便利店买的廉价热咖啡。或许这根柱子已经有些年头了,但谁知道呢?
  尤里注意到他很久了——金发小提琴手。或许今天他在这个街头,明天他就到了另一个小广场,但他从未离开过格拉本大街。
  似乎从他身边经过的人都会因为他精湛的琴艺而驻足听上一曲才会离开。
  今天小提琴手的小提琴包里已经有不少钱币了,尤里却没有为他贡献过一分钱,说好听点就是:艺术是无价的。实际却是手头的拮据让他实在给不出多的钱。
  可游人就是这样。
  居无定所,随风飘摇。
  过往的城市都允许尤里有项不错的临时工作来使他攒足去到下一站的钱。但维也纳对他一点也不盛情,这些天来不知道已经被多少家店铺给拒绝的尤里却因为一位小提琴手驻足。
  他已经在格拉本大街停留了5天,本来就无事可做的他每天都追随着提琴手。他到哪儿尤里就跟到哪儿,当金发少年结束了一天的演奏时尤里也就只能回到那破旧寒酸的公寓里。他口袋里的那几个破钱只能让他住在那里。
  "我发现你已经跟着我五天了。"
  金发少年的声音把尤里的思绪带了回来,尤里没有想到少年会给他打招呼。
  少年手里还拿着那把提琴,看来已经结束了一天的表演。
  尤里愣了愣,然后才说到:"有什么问题吗?你就当我是你忠实的听众好了。"
  少年盯着尤里看了一会儿,尤里和他对视时才仔细开始大量,碧色的眼瞳仿佛那条蓝色多瑙河,金黄的头发就似闪烁着阳光的金色麦田。
  "别喝罐装咖啡了,我请你喝点好的。"
  少年把收到的钱一把放进裤包,蹲下来把提琴放好在包里拿了起来。

   最后他们进了一家很小的咖啡厅,虽然也在格拉本大街上。
  少年似乎和这家店的老板很熟,进门的时候还对老板笑了笑。
   "你叫什么名字?"两人坐了下来,少年问到尤里,"我叫菲利普。"
  "我叫尤里。"
  两杯咖啡摆在了他们身前的木制小桌上,浓郁的香味是便利店里咖啡没有到味道。
  菲利普这时在数今天赚到的钱,尤里突然开口问道:"你好像不是本国人。"
  "确实,我是英国人。"菲利普认真的点数着那一大把零钞。
  "你是怎么注意到我的?难道以前没人为你驻足吗?"尤里喝了口咖啡,不算太苦。
  菲利普看了一眼尤里,答道:"你那撮白毛太显眼了。"
  尤里捻了捻脑门前的白发,说:"我本应如此。"
  "你可以选择在这里工作一段时间,人不多钱也不少。"菲利普端起咖啡大喝了一口。阳光不偏不倚的撒在了桌上,少年的脸庞显得更加柔美。
   这却让尤里相信了一见钟情。

——————————————————
这对萌了这么久才产粮,脑洞已经枯竭了。
暑假开始写,写到现在却只能放一半,下一半国庆节可能会产出
在各种坐火车的时候写的(坐火车的时间也太多了吧)
愿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