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helia.

受够你了!

[顺懂]Beloved

*送给 @J一可L 的一篇真·小短文,
*稀饭文笔,土味情话,OOC
——————————————————————
  可算放假了,难得的几天假日可把蛟龙小队开心坏了。
  顾顺脚踩大地时才发现原来踏上祖国母亲的土地的感觉是这么的好,两行热泪都快流出来了。
  "愣着干什么?走啊。"李懂在不远处喊到,"你杵那儿当路障啊!"
  顾顺听到这话,连忙跑过去,说到:"这不就来了吗?"

  回到下舰之前
  顾顺躺在上铺的床上,一只脚还吊在床沿边。
  "脚挪开!"李懂在下铺囔着,"你这脚气比你口气还大。"
  顾顺听到这话就不高兴了,连忙喊了一句:"我可没脚气!而且我的口气也不见得很大啊。"
  "不大个屁,不知道是谁对我说‘让我见识见识’的,拽得亲爹亲妈都认不出来。"李懂趁顾顺看不见赶紧白一眼。
  "我可见识了你的厉害,李懂同志的床上功夫了得。"
  李懂噌的往上铺钻,顾顺成功用一句骚话换来了重重的一拳。

  "嘶——"顾顺感到了痛意,"真当我铜膛铁臂,下手可真重。你这是在谋害亲夫啊。"
  李懂一句话没说就下去了,坐在下铺别着脑袋不往顾顺那儿看。
  顾顺觉着不对劲,也下来坐在李懂旁边,说到:"懂儿,怎么了啊?"
  一张床只有那么点儿大,坐两个男人得挤成什么样?顾顺看着自家的小观察员气鼓鼓的样子觉得真可爱,不自觉的笑了出来。
  "笑什么啊你!"李懂恨不得再打一拳。
  男人可都是大猪蹄子!!!
  顾顺听见这话连忙回答到:"笑你好看还不行吗?"
  李懂的脸唰的一下变得通红,丢下一句"少说几句会死啊!"头就埋进了床上的枕头。
  顾顺又忍不住笑了,伸手把李懂捞进了自己的怀里。李懂就这样埋在了顾顺的胸膛。
  "抱我干嘛?"李懂就像泄了起的皮球,整个人蔫了似的。
  顾顺把人圈得更紧了,在李懂耳边小声说到:"我媳妇儿我想抱就抱啊。"
  "下了舰咱去哪儿呀?"李懂离开顾顺的怀抱站起身,才想起该问正事。
李懂一走,顾顺顺势就一趟,懒懒散散的回答道: "就这么几天,就在海边儿玩玩呗,还能去哪儿?"
  "你怎么走哪儿都能躺着?"
  李懂叹口气,摇摇头表示这人要废。

  两人填好酒店就出来溜达,换了便装就是不一样,并肩走在大街上不知道吸引了多少小姐姐的目光。
  "啧啧啧,你看你都要被小姐姐给勾走了!"李懂看了看旁边四处张望的顾顺。
  顾顺转过头来,看着李懂说:"勾不走的,哥这辈子就栽在你这泥坑里不起来了。"
  顾顺的手搭上了李懂的肩膀,李懂发现这样更加吸引小姐姐的目光了。
  "放假了你不回家吗?"李懂挪开顾顺的手,问道。
  "有什么好回的,我爸妈跑去国外玩了。还在朋友圈附上了一张海滩美景。"顾顺拿着手机在李懂面前晃了晃,"这蓝天碧海咱可见多了。"
  李懂笑笑,说:"我最开始还觉得海鸥挺可爱的,看多了就厌了。"
 
  两人晃着晃着就到了海边,大概因为现在是饭点的关系,人行道上人很少。
  落日的余晖洒向大地,太阳渐渐沉入海底,天空中多了几缕粉红的彩霞和几只依旧在盘旋的海鸥。
  顾顺突然停了下来,说:"我们来玩个游戏吧。"
  李懂一愣,说:"玩什么?"

  "你知道的,就是123木头人啊。"
  "玩这个干嘛?"
  "来吧!我们看谁先动。"
  "好吧。"

顾顺突然低下头来,往面前那人的嘴唇上吻了吻。
  "你动了,你输了。"
  "其实是我的心先动了。"

“我爱你是因为整个宇宙都合力助我来到你身边。"
                   ——《牧羊少年奇幻之旅》
——————————————————————
  碎碎念环节:
相信我,这篇是假期开始的时候动的笔,现在才写完。(论一个人如何懒到这种地步)
我永远喜欢顺懂!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形容他们的好了!!!
  最后,愿你喜欢❤

终于到了!!(激动)
日常赞美 @koikoi 太太
爱您❤

[红海行动 咕咚/狙击组]Ultralife

    
※婚后生活什么的真的好棒(xjb乱写,可能有点短小,在开车的边缘试探结果连车门都不敢打开)
※红海行动的全网上映把我从毕业的边缘扯回来复读了。
※标题来自Oh Wonder同名歌曲
——————————————————————
    说来也奇怪,顾顺也是个这么大的人了,还会把腿摔条口子。
    一打开家门就听见他直叫疼,家里养的那只金毛摇着尾巴扑上顾顺,害得他打了个踉跄。李懂从阳台上探出头来问怎么了,顾顺指指腿说:"在楼下摔了。"
    李懂腾出正在晾衣服的手,急忙跑到客厅撩开正坐在沙发上的顾顺的裤腿一看,一条有点长的伤口正在冒血。李懂抬头望望顾顺那张还在看着他傻笑的脸,叹了口气,就像个小孩子一样。从茶几下面拿出医药箱给他消毒,一边擦碘酒还一边说到:"多大个人了,走路都还不长眼。这要是以前,你还能一蹦三尺高。"
         "好汉不提当年勇!是吧,狗子。"顾顺摸摸蜷在旁边的金毛的头,狗子舔了舔他的手掌心。没错,这只狗的名字就叫狗子。他们刚刚搬来的时候,邻居家的狗生了窝小狗,问他俩要不要养一只,他们欣然接受了这个家庭的新成员,却为狗的名字烦恼了很久。很久很久他们都想不出名字,干脆就叫狗子。按照顾顺的说法就是:挺好听还顺口。
     当李懂把医药箱收回茶几下面的时问他:"就叫你出去买瓶洗衣液,走这么急干嘛,急着投胎?"
     "这不急着见你吗?"趁着李懂背对着他站起来的时候,顾顺从后面环住他的腰,李懂失去了重心,整个人栽进了那个熟悉宽敞的怀抱。
     狗子睁开眼,哼哼了几声就从沙发上跳下来,跑到狗窝里躺着了。
     顾顺一头埋在李懂的颈窝里,有股淡淡的沐浴露味道。这气息挠得李懂痒痒的,他忍不住缩了缩脖子。
    "在一起这么久了还搞这些?"李懂感觉自己的脸烧得火辣辣的,很久都没有这样了。
    顾顺捏捏李懂那涨得通红的软软的脸蛋,说 "在一起这么久了搞这些还脸红?"
    "放开,衣服可还没有晾完!"李懂想挣脱那人的怀抱,可是顾顺就是不肯。跟顾顺的体型比起来,李懂比他小了不知多少,想被顾顺牢牢控制住简直轻而易举。
    顾顺把怀中的人搂得紧紧的,在他耳边轻轻说:"衣服嘛,什么时候晾都可以。给哥抱一会儿,疗伤好吧。"
    "那我劝你最好别得寸进尺。"李懂把顾顺放在他腰上的手拿开,他怕痒,"今天晚上吃什么啊?"
        顾顺放开他,说:"我都负伤了,当然要吃点好的。"
    "多大点伤啊,就叫得这么惨。"虽然顾顺已经放手了,可是李懂还是躺在他的怀里。
    "很大的伤,要懂儿亲才不会疼。"这一刻,李懂感觉顾顺就像一只学狗子摇尾巴的狼,顾顺感觉李懂就像一只马上要误入狼口的羔羊。
    亲就亲吧,没什么大不了的。李懂转过身,用嘴唇轻轻的贴上对方的嘴。虽说他俩早已不是初尝爱情果实的小男孩了,但李懂觉得顾顺就能给他想初恋一样的悸动。
    顾顺看自己讨吻成功,别说得寸进尺,进丈的心情都快有了。他托住李懂的后脑勺,舌头长驱直入,很轻松的攻陷了对方的城池。从轻啄,到深吻,循序渐进。说实话,顾顺这吻技确也到达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几下就能把李懂降服,李懂现在感觉软绵绵的,手只能搭在对方的脖子上。直到都快要窒息了,顾顺才松开嘴唇,两个人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
    说起来,令他们两个永远不会忘掉的事情,应该是当初如何让李懂父母接受他俩在一起的事实。其实顾顺父母这边很容易,当李懂问起他该怎么办对时候,顾顺很从容的回答道:"没事啊,这事儿他们知道的,去吃顿饭看看老人家俩就好了。"
    还真是,两人在放假的时候抽了个时间回了趟顾顺老家,本以为只用看看父母就行,可顾顺的爸妈偏是把家里的亲戚都喊来一起吃饭。
    说服李懂父母,可就困难多了。李懂的父母都比较守旧,在他们眼里同性是万万不可的。当儿子领着一个一米八多的大高个回家。李懂母亲想死的心都有了 一直闹着要断绝关系。还好爸爸比较开明,在深思熟虑过后就勉强同意了。母亲死活不愿意接受,软硬都施过了就是不起效,最后无可奈何也只好罢休。
    李懂将永远记得顾顺说过的一句话,这是在被他妈打过以后,顾顺把李懂搂得紧紧的,就好像稍微放松一点李懂就要飞走一样:你知道在《牧羊少年奇幻之旅》里有这样一句话吗?我爱你是因为整个宇宙都合力助我来到你身边。既然宇宙给了我抓住你的力量,那你也永远都逃不开了。那天正在下雪,却一点儿也不冷。
     是的,李懂确实永远陷入了这潭名为顾顺的泥浆,他也想永远永远的不要出来。
     在一起也有很多个年头了,这几年他们两个走过了那么多,也没有见过那一方叫过苦叫过累。有时候顾顺觉得他和李懂的相遇就像在黑夜里又点起了一盏灯,
这茫茫黑夜里的灯光有点多,他不知道那个地方是否是他想要到达的目的地,但他仍走进瞧了瞧,发现这就是他一直寻找的终点。两人兜兜转转了很久才走在一起,所以对对方是格外的珍惜。
      "今天晚上到底吃什么我好去准备!"李懂拍拍顾顺的大腿,不巧的拍到了伤口。
      "哎呦喂,疼啊,能不能看好在拍啊?"顾顺故作姿态的皱皱眉。
         “至于今天晚上吃什么嘛,当然是吃掉我的李·小媳妇·懂呀”顾顺笑着说完这话,两颗可爱的虎牙露了出来。
    众生皆苦,而你是草莓味的。
                                      END.
———————————————————————
又是一个产出的清晨,用我的垃圾文笔写到现在也是很不容易,也谢谢你就能看到这里。
                                     

[红海行动 咕咚/狙击组]人生最好的状态

稀饭文笔也要挣扎着产粮。
小短文,不知道甜不甜。
私设全员存活
——————————————————————————
    "人生最好的状态:不期而遇 来日可期 不言而喻 如约而至。"

    顾顺喜欢一个人。
    这个消息如同光一般迅速在临沂舰传了个遍。也不知是哪位先知道的,反正现在哪位都知道了。舰上的姑娘们都在窃窃私语,猜顾顺到底喜欢谁;食堂大妈故意多打了点肉,说吃饱了才有力气给别人表白;副队长也走过来拍拍肩,教育到要对别人好好的。
    果然,风云人物就是受欢迎。
    可是顾顺喜欢谁呢?是一个清纯可爱的乖巧女孩?还是一个成熟稳重的职场女性?谁也不知道。
    在应该情窦初开的青春期,正是男孩们应隔壁班花着迷的时候,可是顾顺发现他对漂亮的女生不感兴趣,或者说是女生。隔壁班的班花确实很漂亮,皮肤白里透红,大大的眼睛笑起来眯成一条好看的弧线。樱桃似的嘴巴很精致,牙齿也整整齐齐的,头发总是高高的绑在脑后,清纯又可爱。这位女孩其实已经捎人给顾顺递过好几次情书了,可是顾顺就是觉得没兴趣,一次又一次的拒绝掉,惹得人家女孩子是一场梨花带雨。男生也说他瞎了狗眼。可是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啊。
    “你喜欢谁啊?”在这天晚上,连不怎么爱吱声的李懂也忍不住问他。
     但只听见顾顺传来一句:“我喜欢谁很重要吗?”
     “倒也不是啊,大家都很好奇嘛。”李懂说完这句话便没在说话了。 见李懂已经睡了,顾顺却怎么也睡不着1了。其实喜欢谁一点也不重要,重要的是喜欢的人问你喜欢谁。所以说,顾顺喜欢的其实就是他的观察员——李懂。先开始还不觉得,后来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了。虽然曾经也有过恋爱经历,但都不长久,因为总是对方袒露心意,顾顺也没有多喜欢对方。在见到李懂之前,他好像从来都没有喜欢过一个人。
     所以喜欢是什么呢?顾顺曾经几乎问了蛟龙一队。
     顾顺鼓起勇气去问妈妈般的副队长,逡巡了好一阵子才敲开了徐宏寝室的门。支支吾吾半天才从牙缝里挤出来一句:"'喜欢'到底是什么?"
    听到这话的徐宏嘴都快掉到地上了,难不成顾顺还有喜欢的人了?徐宏整理整理思路,语重心长的解释到:"'喜欢'就是感觉对方像夏天里的红豆冰,冬天里的烤番薯。"
    "所以'喜欢'就是觉得对方时时刻刻都让人感觉很舒心?"顾顺疑惑的问道。
    "差不多吧。"徐宏拍拍顾顺的肩膀说,"就你这拽劲儿还想追姑娘,改改性子不会错的。对人家好点。对了,那姑娘是谁啊?"顾顺没有回答。
    "我可没说我喜欢姑娘……"顾顺关上副队长的寝室门时心里小声嘀咕。这个时候陆医生正巧从旁边经过,看着顾顺满面怅惘,问道:"怎么心事重重的,发生什么啦?"
    "你说'喜欢'到底是什么啊?"
    同样的问题在不同人看来当然答案就不一样,陆琛想了一会儿,说到:"就是无时无刻你都想着对方呗,还能怎样。"
    顾顺刚想着"这话还比较靠谱"的时候,只听见陆琛的一句:"你喜欢谁啊?是不是咱舰上的?"怎么都这么喜欢问这个问题?!
    顾顺总感觉徐宏和陆琛都不大靠谱,就跑去问佟莉,女士总该比那些爱八卦的靠谱吧。但若主动问还是难以启齿,面对面半天一个字说不出来。佟莉也感到奇怪,问道:"你还不是有什么感情方面的问题吧。"
    顾顺一惊,连忙问到:"你说'喜欢'是什么呢?"
    "嗯……喜欢就是一个人彻底走进了你的心,可能会觉得对方怎么看都很美那种吧。"
    顾顺谢过佟莉,在回自己寝室的路上和队长碰上了。杨锐看了看顾顺,说到:"听说你喜欢欢上了一个人,好好表现啊,可别让对方失望。" 石头路过,飘出一句:"听说你在感情方面有点问题,其实我也不知道什么是喜欢,顺其自然就好。"
    这消息是光速的吗?传播得这么快。
    回到寝室,顾顺躺在床上想今天问到的答案。先看简单的,他能无时无刻想到谁呢?闭上眼想想,也没谁啊,说来也奇怪,顾顺想着想着就想到了李懂,想着李懂会不会有喜欢的人呢?
    顾顺有点懵逼的明白了,自己无时无刻都能想到李懂。顾顺实在想不通,可能是因为每天都待在一起的缘故,吃饭睡都在一起,能想到也不奇怪。但是顾顺猛然间发现,前几天吃饭看见李懂的侧脸时,自己还在心里感叹到:真可爱。每当抱着他做呼吸训练的时候,也会感到莫名舒心。
     所以自己是喜欢李懂了?明明相处还不是很久。要不是罗星负伤,他也就不会遇见李懂。
他们的相遇可能算是不期而遇了。
     明明不期待李懂能怎样,可李懂就是很优秀,也很可爱。可爱这一点,是顾顺慢慢发掘出来的。随着与李懂接触得越来越多,他对李懂了解得也越来越多。至于说为什么觉得可爱,顾顺也不知道。可能是因为李懂天生就有一张可爱的脸庞,或者说是顾顺有这一颗无论怎么看他都觉得可爱的心灵。
     或许喜欢一个人并没有像其他人说得那么复杂,一定要有什么表现。不是有表现才是喜欢,而是先喜欢才会有表现。爱情就像石头说得那样,其实很简单,顺其自然就好,不要想太多。
   
    "你不是想知道我喜欢谁吗?我告诉你。"早上起床的时候顾顺叫住李懂。
    李懂顿了顿,看着顾顺说:"谁啊?"
    顾顺走过去,在李懂的唇上浅啄了一口,说;"我喜欢你。"
    "你可能不知道。"李懂笑笑说,"我也喜欢你。"
    来日方长,他们还有很多要看。
                                            End.
——————————————————————————
感谢看到最后,希望不要嫌弃我这垃圾文笔。
题目和开头出自Oh Wonder的歌曲《Body Gold》网易云评论里的热评。

[红海行动 咕咚/狙击组]糖渍樱桃

※上周上课的时候突然蹦出来的脑洞,我肯定还要用稀饭文笔爽一把,xjb乱写一通,
※又是一个大清早才写完,这篇文写了很久,希望大家能够喜欢。
—————————————————————————————
     前几天队里休假,李懂回了趟家,带来一罐糖渍樱桃。妈妈在临走之前硬塞给他,他想自己又不是小女孩,怎么会喜欢这种甜腻腻的东西(对此石头表示强烈不满)。
     小小的玻璃罐里挤满了一颗颗被糖浆所浸润晶莹剔透的樱桃,确也小巧玲珑,精致可爱。可这个令人垂涎三尺的樱桃却一直被李懂丢在宿舍里桌子的一角,至始至终没有打开过。
    “你喜欢吃这种甜的东西?”顾顺把糖渍樱桃那在手里把玩着。
      罗星受伤后,顾顺就被调过来代替罗星的位置,从直升机上一下来就一脸很吊很拽的样子,全身上下都散发出一股“老子天下第一”的气息 。
     李懂保证,自从初中跟班上的班霸做过不到一周的同桌后,他再也没见过这种从骨子里都透露着浓厚痞味的人。
     李懂很不情愿的跟他握手,听着对方用着极其桀骜不驯的声音说出:“你能跟着罗星,说明你有两下子,找个机会给我见识见识。”,李懂硬是从牙缝里面挤出了一句:“那也让我见识一下你的本事”然后是句轻飘飘的“以后有的是机会。”李懂看到顾顺嘴里嚼来嚼去的口香糖,他有点讨厌顾顺。
   
      在伊维亚行动结束后的某天晚上,顾顺问道上铺的李懂:“你知道罗星的病况吗?”
     “我不清楚……他究竟怎么了?”李懂传来的声音居然有点微弱还夹杂着一丝颤抖。
      “真不知道啊,他脊柱神经被打穿。命保住了,人是回不到战场上来了。”
       顾顺的一字一句都像针一样扎进李懂的心。没错,罗星回不来了,李懂鼻子一酸,眼眶还有泪水在打转。战场上的生死离别他见得多了去,从小被教育“男儿有泪不轻弹”的李懂这次却不一样。他开始哭,哭得很伤心。他是该讨厌顾顺还是该感谢顾顺?毕竟这种令人伤感的事情,他早晚要知道的。
        大概李懂一辈子也不会知道,当杨锐委托顾顺告诉李懂这件事的时候,顾顺的心情有多么复杂。他听着李懂啜泣的声音,真想去抱抱他,他也不是第一次见人哭得这么伤心,但想去抱抱那个伤心的人,却是第一次。

       顾顺打开被尘封已久的罐盖,一股糖浆的味道扑鼻而来,他说到:“那我吃一个。”
      “就这么吃会被甜死的……”李懂话音刚落顾顺就已经塞进嘴巴里了。
       “啊,真甜!”顾顺只感觉这是块糖,哪是樱桃?嘴巴里被糖浆包围着,全是甜腻腻的味道。

       休了几天假,李懂跑去看罗星。罗星已经从吉布提转回国内接受康复训练。李懂去看他的时候他已经可以下地溜达了。
     “新调来的狙击手是谁啊?”罗星坐在病床上问道。
        李懂也如实答道:“顾顺,你很熟悉。”
      “啧,他啊。这小子啊就是痞了点儿,相处久了也就不会觉得了。”
       “他说你是他见过的最好的狙击手。”
       “可惜最好的狙击手也已经不行了”罗星感叹到。
          看见这样的罗星,李懂心里五味杂陈。他是该为罗星的康复高兴,还是该为罗星叹惋心疼?他不知道,这一刻的心情是复杂而又难品的。

        其实顾顺喜欢李懂。只有他一个人知道。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看见了罗星口中他的多么多么优秀的观察员,可第一眼看到的不是优秀,而是乖巧,就像一只羔羊一样。  
         每一次经意或者不经意间看到李懂,都有一次心的悸动。总想贴上对方看起来丰满柔软的嘴唇。每一次都相拥都是一次温柔的享受,每一次都对视都是一次美妙的经历。
       顾顺觉得李懂不会喜欢自己。
      
       但李懂喜欢顾顺,只有他一个人知道。
       虽然初次见面真的很令人讨厌,顾顺也是直接拎包入住,反正都没有问过李懂的意见。虽然以前老是从罗星口中听到这位叫做顾顺的狙击手多么多么的拽。但每一次都要说,顾顺很优秀。但是此时的李懂并不觉得。
      口香糖,狙击手。李懂曾经讨厌这两个词眼。
      但是后来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李懂还能记得那句薄荷味的“别动”,或许自己的抗压能力的确很差,刚刚的表现你看到了真是最好不过。
       李懂已经喜欢上顾顺了,但他觉得顾顺不会喜欢自己。

       某一天晚上,顾顺翻来覆去睡不着,他起床看见了上铺那位他喜欢的人。没有光撒在他的脸上,周围黑是黑了点,但却能看清对方的睡颜。安静,平稳。他忍不住去触摸了那双早就想触摸的脸颊,带有薄茧的手指轻轻拂过对方的眉,眼,鼻,唇。微妙的感觉一触即发,顾顺感觉自己已经,万劫不复。
      最后,他覆上了自己的唇,唇与唇的轻抚。
      “你干嘛?”没想到李懂居然醒了。
      “没事,就是亲你。”
       “别开玩笑!”
       “没有开玩笑。还有,我喜欢你。”
       “没事,我也喜欢你。”
       之后他们缠绵悱恻了一整夜,李懂永远跌入了叫做顾顺的深海,顾顺永远陷入了叫做李懂的泥潭。

      “给你说过了,干吃这个樱桃会腻的。”李懂抢过罐子来盖好。
        “不会的,有你在做什么都不会觉得腻的。”
         他太会撩人了!李懂脸红耳赤的想着。

林深时见鹿,海蓝时见鲸,梦醒时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