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helia.

逃出生天寻找自我

我叫Ophelia,也是知冬。

我只是一个爱着我所有萌的CP的初三狗。

我性格不够平稳,思想不够成熟,

我网瘾也够大,拿到手机就放不下了

我也只想写我喜欢的东西,即使文笔很烂

我也不想保持规律的更新频率,写文嘛,就是要自己开心

最后

我CP洁癖极强,请不要塞瑜昉/赤安/源藏/R76/双飞组/齐屠及其相关CP以外的CP。

好梦


我真是fo了,让我静静(鸽的理由)


改了个我的真实现状

国庆节所有的坑都没有填!!!所有!!!!

[尤菲]蓝色多瑙河 (上)

*无脑产粮,胎教文笔
*OOC预警
*游人×街头艺人
——————————————————
  下午温暖的阳光撒在了维也纳金色的大地,格拉本大街上依旧人来人往。
  悠扬的小提琴声传入蓝发青年的双耳,他靠在街边建筑的柱子上,喝着刚从便利店买的廉价热咖啡。或许这根柱子已经有些年头了,但谁知道呢?
  尤里注意到他很久了——金发小提琴手。或许今天他在这个街头,明天他就到了另一个小广场,但他从未离开过格拉本大街。
  似乎从他身边经过的人都会因为他精湛的琴艺而驻足听上一曲才会离开。
  今天小提琴手的小提琴包里已经有不少钱币了,尤里却没有为他贡献过一分钱,说好听点就是:艺术是无价的。实际却是手头的拮据让他实在给不出多的钱。
  可游人就是这样。
  居无定所,随风飘摇。
  过往的城市都允许尤里有项不错的临时工作来使他攒足去到下一站的钱。但维也纳对他一点也不盛情,这些天来不知道已经被多少家店铺给拒绝的尤里却因为一位小提琴手驻足。
  他已经在格拉本大街停留了5天,本来就无事可做的他每天都追随着提琴手。他到哪儿尤里就跟到哪儿,当金发少年结束了一天的演奏时尤里也就只能回到那破旧寒酸的公寓里。他口袋里的那几个破钱只能让他住在那里。
  "我发现你已经跟着我五天了。"
  金发少年的声音把尤里的思绪带了回来,尤里没有想到少年会给他打招呼。
  少年手里还拿着那把提琴,看来已经结束了一天的表演。
  尤里愣了愣,然后才说到:"有什么问题吗?你就当我是你忠实的听众好了。"
  少年盯着尤里看了一会儿,尤里和他对视时才仔细开始大量,碧色的眼瞳仿佛那条蓝色多瑙河,金黄的头发就似闪烁着阳光的金色麦田。
  "别喝罐装咖啡了,我请你喝点好的。"
  少年把收到的钱一把放进裤包,蹲下来把提琴放好在包里拿了起来。

   最后他们进了一家很小的咖啡厅,虽然也在格拉本大街上。
  少年似乎和这家店的老板很熟,进门的时候还对老板笑了笑。
   "你叫什么名字?"两人坐了下来,少年问到尤里,"我叫菲利普。"
  "我叫尤里。"
  两杯咖啡摆在了他们身前的木制小桌上,浓郁的香味是便利店里咖啡没有到味道。
  菲利普这时在数今天赚到的钱,尤里突然开口问道:"你好像不是本国人。"
  "确实,我是英国人。"菲利普认真的点数着那一大把零钞。
  "你是怎么注意到我的?难道以前没人为你驻足吗?"尤里喝了口咖啡,不算太苦。
  菲利普看了一眼尤里,答道:"你那撮白毛太显眼了。"
  尤里捻了捻脑门前的白发,说:"我本应如此。"
  "你可以选择在这里工作一段时间,人不多钱也不少。"菲利普端起咖啡大喝了一口。阳光不偏不倚的撒在了桌上,少年的脸庞显得更加柔美。
   这却让尤里相信了一见钟情。

——————————————————
这对萌了这么久才产粮,脑洞已经枯竭了。
暑假开始写,写到现在却只能放一半,下一半国庆节可能会产出
在各种坐火车的时候写的(坐火车的时间也太多了吧)
愿喜❤

新的一岁也要好好爱瑜昉 💕

[顺懂]Beloved

*送给 @J一可L 的一篇真·小短文,
*稀饭文笔,土味情话,OOC
——————————————————————
  可算放假了,难得的几天假日可把蛟龙小队开心坏了。
  顾顺脚踩大地时才发现原来踏上祖国母亲的土地的感觉是这么的好,两行热泪都快流出来了。
  "愣着干什么?走啊。"李懂在不远处喊到,"你杵那儿当路障啊!"
  顾顺听到这话,连忙跑过去,说到:"这不就来了吗?"

  回到下舰之前
  顾顺躺在上铺的床上,一只脚还吊在床沿边。
  "脚挪开!"李懂在下铺囔着,"你这脚气比你口气还大。"
  顾顺听到这话就不高兴了,连忙喊了一句:"我可没脚气!而且我的口气也不见得很大啊。"
  "不大个屁,不知道是谁对我说‘让我见识见识’的,拽得亲爹亲妈都认不出来。"李懂趁顾顺看不见赶紧白一眼。
  "我可见识了你的厉害,李懂同志的床上功夫了得。"
  李懂噌的往上铺钻,顾顺成功用一句骚话换来了重重的一拳。

  "嘶——"顾顺感到了痛意,"真当我铜膛铁臂,下手可真重。你这是在谋害亲夫啊。"
  李懂一句话没说就下去了,坐在下铺别着脑袋不往顾顺那儿看。
  顾顺觉着不对劲,也下来坐在李懂旁边,说到:"懂儿,怎么了啊?"
  一张床只有那么点儿大,坐两个男人得挤成什么样?顾顺看着自家的小观察员气鼓鼓的样子觉得真可爱,不自觉的笑了出来。
  "笑什么啊你!"李懂恨不得再打一拳。
  男人可都是大猪蹄子!!!
  顾顺听见这话连忙回答到:"笑你好看还不行吗?"
  李懂的脸唰的一下变得通红,丢下一句"少说几句会死啊!"头就埋进了床上的枕头。
  顾顺又忍不住笑了,伸手把李懂捞进了自己的怀里。李懂就这样埋在了顾顺的胸膛。
  "抱我干嘛?"李懂就像泄了起的皮球,整个人蔫了似的。
  顾顺把人圈得更紧了,在李懂耳边小声说到:"我媳妇儿我想抱就抱啊。"
  "下了舰咱去哪儿呀?"李懂离开顾顺的怀抱站起身,才想起该问正事。
李懂一走,顾顺顺势就一趟,懒懒散散的回答道: "就这么几天,就在海边儿玩玩呗,还能去哪儿?"
  "你怎么走哪儿都能躺着?"
  李懂叹口气,摇摇头表示这人要废。

  两人填好酒店就出来溜达,换了便装就是不一样,并肩走在大街上不知道吸引了多少小姐姐的目光。
  "啧啧啧,你看你都要被小姐姐给勾走了!"李懂看了看旁边四处张望的顾顺。
  顾顺转过头来,看着李懂说:"勾不走的,哥这辈子就栽在你这泥坑里不起来了。"
  顾顺的手搭上了李懂的肩膀,李懂发现这样更加吸引小姐姐的目光了。
  "放假了你不回家吗?"李懂挪开顾顺的手,问道。
  "有什么好回的,我爸妈跑去国外玩了。还在朋友圈附上了一张海滩美景。"顾顺拿着手机在李懂面前晃了晃,"这蓝天碧海咱可见多了。"
  李懂笑笑,说:"我最开始还觉得海鸥挺可爱的,看多了就厌了。"
 
  两人晃着晃着就到了海边,大概因为现在是饭点的关系,人行道上人很少。
  落日的余晖洒向大地,太阳渐渐沉入海底,天空中多了几缕粉红的彩霞和几只依旧在盘旋的海鸥。
  顾顺突然停了下来,说:"我们来玩个游戏吧。"
  李懂一愣,说:"玩什么?"

  "你知道的,就是123木头人啊。"
  "玩这个干嘛?"
  "来吧!我们看谁先动。"
  "好吧。"

顾顺突然低下头来,往面前那人的嘴唇上吻了吻。
  "你动了,你输了。"
  "其实是我的心先动了。"

“我爱你是因为整个宇宙都合力助我来到你身边。"
                   ——《牧羊少年奇幻之旅》
——————————————————————
  碎碎念环节:
相信我,这篇是假期开始的时候动的笔,现在才写完。(论一个人如何懒到这种地步)
我永远喜欢顺懂!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形容他们的好了!!!
  最后,愿你喜欢❤

发出弱(ge)智(zi)的声音

学业繁忙,懒癌晚期,年更选手
脾气暴躁,萌的CP是精神支柱
CP洁癖极其强烈,慎关
主CP→瑜昉/顺懂/源藏/R76/双飞/赤安/尤菲/齐屠 不拆不逆
辣鸡画随缘掉落→  @知冬 
初三狗而已,文笔不存在
叫我知冬,奥菲都行,只有能让我知道你在叫我其实都OK
好梦.

终于到了!!(激动)
日常赞美 @koikoi 太太
爱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