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helia.

是我,是我,是我

先吹一下《1984》这本书,超好看。或许会有一篇读后感


决定来试试
新的一年自己也要好好努力呀💗

突然想到还有一个墙头是假面骑士!!(慌张)


突然回忆起了语文老师讲柳宗元的时候提到了刘柳,真的很甜啊!!

两个人有很相似的人生轨迹,一起进京,一起考试,一起做官,一起被贬。

  因为参加"永贞革新",结果失败了。刘禹锡呢被贬朗州,柳宗元被贬永州。刘禹锡还好,乐天派,随遇而安。但柳子厚明显不行,在被贬谪时光里感觉就是一个抑郁boy,当然之后一直被贬,一直抑郁XD,两人中途也是一直来信鼓励彼此,非常甜!

  好不容易回来了,刘禹锡去了趟玄都观,我说刘梦得你看桃花就看呗,你还得讽刺一下权贵。你讽刺就讽刺吧,你还得写出来让别人看到。然后……然后就回来过后还表示要去游一遍玄都观,不怕被贬,皮一下真的很开心。突然感觉被皮皮锡牵连的子厚好可怜啊XD

这一次刘禹锡和柳宗元又被贬了,柳子厚想到刘禹锡上有老下有小,这次被贬的地方还这么远。就主动提出要和他换一下被贬的地方,也就是柳宗元从播州换到柳州,刘禹锡换到了播州,这件事很快就在京城传开,得到了大家的称赞。但万万没想到圣上居然同意了!

韩愈喊到:"这才叫友谊!!你们都学着人家柳宗元点!!"

这次被贬,刘禹锡就和柳宗元永远分别了。我觉得突然好虐啊(戴上CP滤镜)但是刘禹锡把柳宗元的儿子接过来自己抚养,并且整理了柳宗元的大量诗稿。先目前的大多诗稿都是刘禹锡帮他整理出来的。(刘禹锡:应该的啦)

就这么多,要睡之前感叹一下。真的糖里有刀,觉得子厚一生太苦了,刘梦得能算他的精神支柱吧(又是CP滤镜辽XD)。具体的诗词正史也没有去考据,完全就是在回忆语文老师讲的东西,大概的糖都能扣出来,如果有纰漏还望各位太太指出并谅解!没想到真有神仙吃这对,好开心啊(哭)


[齐屠]此生无憾

*大家好,居然写了一个多月才写完,懒癌晚期。
*有OOC,屠小意视角。
——————————————————
1.
  这里是兰汐,一切还都很安静。1999年时是,2018年还是。
  屠小意一走就是19年,从青涩少年到快不惑之年,青春年华全部都交给了深圳,交给了自己最喜欢的事情。
  老屋的摆设没有变化,只是什么都蒙上了一层灰,就像回忆锁死在了脑海最深处,渐渐的被灰尘所覆盖
  爷爷去世的时候他还在受着工作的压榨,没能见到最后一面。屠小意忆起了从前没有纷扰的少年时代——仿佛所有都模糊了,熟悉的单车铃声,上学路上早餐铺的叫卖声,火车的汽笛声,教室里的欢笑声。都随着记忆的长河飘得越来越远,最后没了踪迹。
  可是,再怎么忘,屠小意也不可能忘了他啊。

2.
  花生早就结婚了,现在还在为孩子的一切问题烦恼,姚哲恬最后还是回到了兰汐安定下来,过上了相夫教子的生活。
  一年换一生,屠小意记得他一辈子。
  高三那年齐景轩的出现给他带来了许多特别的难忘的东西,塔顶的火烧云,街机厅的一场搏斗,一册被投入信箱的漫画,一张映着夕阳余晖的板报,一张满怀青春的照片。
  人生的走马灯中最清晰的影子大概只有齐景轩。
  当他迈上未来的征程时,才发现写在梦想上的"Try your best"来自齐景轩,纸飞机也来自齐景轩。恍然大悟的屠小意才意识到其实一直鼓励自己的人是齐景轩,但当他意识到时,自己早就和他擦肩而过,回头狂奔时,对方只留下了一张背影。
  那一刹那,屠小意觉得心在发痛,可能这就是青春年华中最疼痛的所谓"遗憾"吧。

3.
  遗憾是片青春的书签  夹在了最痛的那一页。

4.
  叹口气,再回首,19年就像水一样,悄悄的流走了。两人人生轨迹就像非平行直线一样只形成了也只能形成一个交点。在那个年代,错过就是真的错过了。擦肩而过时才想起去握住对方的手,那时却发现一切早已来不及。
  那,如果当时说了再见,后来是不是就可以真的再见?

5.
  这是屠小意在漫画发售后第一次回兰汐,本来只是想回来再看看,正好花生的孩子满月祝酒,他就挤出时间回来了。
  其实回来也不错,屠小意一直抱着能够再见齐景轩一面的希望回来的,但愿希望能够成为现实吧。
  第二天天上飘起了细雨,屠小意刚刚撑着伞走到酒店门口,花生就叫住了他。他收伞一看,发现花生比以前更瘦了,虽然上次回来取景的时才见过,但是肯定因为孩子的原因又被摧残了不少。
  现实永远比理想残酷,但又永远只能在现实的黑暗里摸爬滚打——除非你本来就含着金钥匙出生。
  姚哲恬也在旁边,她的女儿还是十分的可爱,红红的脸蛋上嵌着一双大大的眼睛,黑白分明的双眼中透露着孩童的天真。
  小女孩眨眨眼,然后拉着姚哲恬的衣角喊到:"妈妈,上次就是这个叔叔给我的画!"
  姚哲恬看了看女儿,又抬头向屠小意笑笑,说:"好久不见啊。"
  屠小意不好意思的笑笑,说:"上次回来的时候只见了花生,对不起啊。"
  小女孩要妈妈抱,姚哲恬抱起了孩子说:"没事的。还有你的漫画我看了,你还真画了啊?"
  姚哲恬说这话的时候笑了笑,虽然比当年沉稳了不少,但还是让屠小意看见了以前的她。
  "画肯定要画啊,我答应了他的。"屠小意回答时不知脸上勾起了一模微笑。
  "叔叔,妈妈说你一直在等一个你爱的人哦,就像爸爸对妈妈的爱一样。"小女孩从姚哲恬肩膀上侧过脸说到。
  屠小意愣了一下,说:"对啊,叔叔一直在等他啊,可是我们好久都没见了。"
  小女孩从姚哲恬的臂弯里挣脱下来,拉着屠小意的手笑着说到:"妈妈说过的哦,如果两个人都心意相通,就不害怕距离了。虽然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但是……"
  花生在远处叫屠小意和姚哲恬去坐好,别老站着。小女孩的话被打断了,屠小意蹲下来摸摸小女孩的头说:"叔叔知道了。"

6.
  如果两个人都心意相通,就不会害怕距离了,但是我们已经十几年都没有一面之缘了啊。

7.
  最后齐景轩没有来,花生说齐景轩工作太忙了,天天飞的大机长哪有时间下地。
  这时屠小意才发现,他连齐景轩的联系方式都没有。一个在天上飞来飞去,一个在地上来回奔波。这一忙就是接近20年,一眨眼就过去了。每天顶着成吨的压力忙碌,在人群里随波逐流,倒也就忘了自己内心深处还有一片净土,倒也就忘了那是属于哪个地方,哪个人的。
  屠小意一个人站在江边吹风,他不知道是今天晚上喝多了还是怎么的,他就是想来吹吹风。看着江对岸的灯火阑珊,才发现好像夜已经深了,天空中还有几颗繁星,江面上还吹着微风。
  突然他听见了花生叫他的声音,他扭过头去花生摇摇摆摆的走了过来。今天晚上花生可高兴了吧,他喝了个痛快,毕竟初为人父嘛。
  屠小意扶过花生,说:"你来找我干嘛?"
  "兰汐就这么大点儿地,我还找不着你?"花生说话有点口齿不清了。
  "我送你回去吧,你都喝成这样了,嫂子得担心了。"
  屠小意说着,花生摇摇头说:"不……吧用,我给你嫂子说过了,晚点……晚点回去,我叫她先回去安顿孩子了"
  花生回来执意要聊天,屠小意也拿他没办法,只能听他扯了一堆有的没的,最后花生突然说了一句:"小意啊,你是不是喜欢齐景轩哦?"
  屠小意哪敢说是,搪塞到:"没有……没有。"
  "别说了,我知道的。不然你怎么会答应他画漫画呢?"
  屠小意继续搪塞:"许下的承诺,总该实现吧?"
  花生又说:"不……我也不知道哪儿不对劲,反正就是觉得你对他的感觉非……非同一般。我看,我看他对你也非同一般。当初去街机厅这么好玩的地方居然只叫了你一个人?他还是人吗?"
  屠小意叹口气,说:"好啦,我送你回去。"
  花生执意还要说:"你都快四十了还不结婚,你真的在等他吗?你们已经快……快20年没见了。"
  屠小意突然停下了动作,自己是因为工作太忙了没时间成家,还是因为他?
  "好了好了,我送你回去。"屠小意招了一辆出租车送他会家,没想到花生大笑着说:"哈哈哈,我男人的第六感真准!"

8.
  把花生送回家已经快十二点了,他老婆连连道谢,执意要留他住下。屠小意摇摇头说,不用了,明天一大早就要走了,家离火车站近一些。
  第二天屠小意坐在火车上对花生说的一番话还心有余悸。下午回深圳还有一场签售会,昨天晚上喝了酒脑袋昏昏沉沉的。对齐景轩的感觉是不是也开始渐渐模糊了?自己是在等他吗?
  屠小意攥着手机,虽然从花生那儿要过来了齐景轩的手机号码,但他哪有勇气拨通啊?再说拨通过后又能说些什么呢?也曾无数次想过重逢的场景,若真有这么多机缘巧合那真是不知道上辈子积了多少德。想到这儿,脑海里少年的面相似乎也开始缺失了。
  失去的,又如何去修补?
  9. 
  到了深圳,就又踏入了忙碌且麻木的生活。
  下午的签售会还是排起了长龙,屠小意的漫画似乎还挺受欢迎的。在签名的同时还收到了一大堆礼物,想要回绝都回绝不掉。
  到最后的时候已经傍晚了,最后几个女孩递过来了一张照片,说:"刚刚有位帅哥叫我转交给您的。"
  屠小意一看,是当年齐景轩放在杂志里的一模一样的一张,背面还用熟悉的字迹写着"Try Your Best"。那张照片屠小意到现在都还保存着。
  他的大脑一下子成了一团乱麻,甚至有些手足无措。这算哪门子事儿,真的是他吗?真的吗?
  "可是刚才叫我们帮忙递东西的那位真的好帅啊!"那几位女生还在议论着。
  屠小意连忙问:"他走了吗?"
  几个女生一愣,说:"往大门走了。"
  屠小意没再等了,攥着照片立马跑向书店大门。不管是不是真的,这次他都不会错过了。
  跑到了大门,屠小意四处张望并没有发现熟悉的人影,很显然,屠小意很失望,甚至绝望。
  "屠小意!"突然一个熟悉的声音传入耳朵,把他拉回了悬崖边。
  屠小意一转头,就和齐景轩对上眼了。跟当年没太大变化,只是眼神中多了一丝沉稳和凌厉。
  "齐景轩……"他只能轻声说到,感觉这一相见已经用光了他所有的力气。但他感觉自己眼眶里的泪水在打转。

10.
  离别后的首次重逢让屠小意防不胜防,好多年不见的他越来越帅气了,想必齐大机长一定很受欢迎吧。
  齐景轩见屠小意签售会结束了,说好久不见了,那就吃顿饭吧,屠小意欣然接受。
  当屠小意问道齐景轩怎么知道自己的签收会时,齐景轩又露出了当年那般的笑容,说到:"大画家啊,你的漫画都火遍全中国大江南北了,我能不知道吗?这次正好飞到深圳,我下来看看你。"
  屠小意说不出话来,心里却还有一点似偷过糖的孩子的滋味——忐忑但又甜蜜。
  两人找了一家就近的餐馆,有一句没一句的聊起来了,无非就是这几年发生过的事。虽然有的很琐碎,有的很无聊,两人却都在仔细的听别人讲着。
  齐景轩突然开口说道:"花生孩子满月酒没去实在对不起,帮我我给他捎个口信,就说我对不起他。"
  屠小意噗嗤一下笑了出来,说:"哪有什么对不对得起。您开飞机的,很正常啊。"
  "对了,你成家了吗?"屠小意想着想着就脱口而出了,当他反应过来时,齐景轩正用凌厉的眼光盯着他。
  屠小意低下头说:"不想回答就算了吧,打扰了啊,问到了私事……"
  "你要问也没关系,我不介意。"齐景轩玩弄着桌子上的绿植,"我目前还单身呢。"
  屠小意笑笑,开玩笑似的问到:"这么多美女就没有一个喜欢的?"
  "准确来说,我已经心有所属了。"齐景轩看着屠小意的眼睛,屠小意努力的回避他的眼神,发现行不通。
  听完这句话,屠小意不知道是该伤心还是开心,心里五味杂陈的说不出话。
  你不知道,我真的好想你……
11.
  齐景轩说完那句话后两人的气氛一直很尴尬,只是各吃各的没在插话。
  饭后两人走在大街上,车水马龙的喧嚣都市让屠小意都厌烦了。
  两人并肩默默走了好久,齐景轩突然开口问道:"你难道就不想知道一下我的心归属谁了吗?"
  屠小意愣了愣,半天才说:"一半想,一半……不想。"
  "为什么不想?你难道在害怕个什么吗?"齐景轩的嘴角勾起一抹微笑。
  屠小意觉得齐景轩在捅他窗户纸,对方喜欢自己这件事,恐怕也只能是奢望了。
  "我……没有害怕!"说完这句,屠小意的脸庞泛起了一丝红晕。
  "老大不小的人了,撒谎还脸红?"齐景轩揉揉身边人的脑袋,虽然年龄不小但是对于感情这门事还像小孩子似的。
  屠小意的心情一言难尽,还是不说话好,沉默是金。
  "别担心,这么多年了,我还是喜欢你啊。"齐景轩说话的语气很轻,很柔,柔得可以掐出水来,"第一次看你画板报时,你带给我的感觉是跟其他人完全不同的。那时候的啊,看谁都不大顺眼,就看你心里特别舒服。"
  "后来我老是担心你不喜欢我,何况我也是个男的,但是你当时确实喜欢的事姚哲恬啊,我也老是假想着我们的重逢场景。一过就是十多年,我真的想你。"
  两人停住了脚步,齐景轩笑着说:"花生悄悄打电话给我说,他觉得你对我有意思。我当时可开心了。可是这么多年,你对我的感情真的还在吗? "
  屠小意一直看着齐景英俊的脸庞,早就褪去了孩童的稚气,男人味越来越浓了。
  他现在觉得他一定在做梦吧?
屠小意也笑着回答到: "我对你,也一样啊。"却不知,眼泪早就流到了脸颊。
"要是我再早一点发现,是不是就不会这样了?"屠小意说着,"错过的滋味真的很不好受。"
  齐景轩拭去身前那人的泪水,说:"我在啊,一直都在等你迈出这一步。"
  屠小意抱住了齐景轩,任凭泪水流,流的是青春的遗憾,流的是此刻的欢愉。

12.
  两人就这样行走再一个闭合圆上,在离别时背道而驰,虽然经历了南辕北辙,但是还是会交汇在某一点上,一直的一起去走下去。

  —END
感谢阅读
———————————————————————
一丢丢碎碎念:
  开始写的时候就半期考试了,现在又在策划合唱比赛所以真的拖了好久才写完(咕的理由),换了一种写文的方法不知道如何,反正第一次写长篇这么得心应手。
  有空补机长的视角,我,似鸽杀手

我叫Ophelia,也是知冬

我只是一个爱着我所有萌的CP的初三狗。

我性格不够平稳,思想不够成熟,

我网瘾也够大,拿到手机就放不下了

我也只想写我喜欢的东西,即使文笔很烂

我也不想保持规律的更新频率,写文嘛,就是要自己开心

最后

我CP洁癖极强,请不要塞瑜昉/赤安/源藏/R76/李杜/刘柳/双飞组/齐屠以外的CP。最近除了以上几对及其相关的CP外的都吃不下了。(其实还有很多杂七杂八感觉一般的CP)

现在主要墙头是OW/SCP基金会/假面骑士/小马宝莉

现在主要任务是备考和把wizard和W看完,追新骑士是不可能的 XD(每个周末都这么想,每个周末都鸽)

好梦

我真是fo了,让我静静(鸽的理由)


改了个我的真实现状

国庆节所有的坑都没有填!!!所有!!!!

[尤菲]蓝色多瑙河 (上)

*无脑产粮,胎教文笔
*OOC预警
*游人×街头艺人
——————————————————
  下午温暖的阳光撒在了维也纳金色的大地,格拉本大街上依旧人来人往。
  悠扬的小提琴声传入蓝发青年的双耳,他靠在街边建筑的柱子上,喝着刚从便利店买的廉价热咖啡。或许这根柱子已经有些年头了,但谁知道呢?
  尤里注意到他很久了——金发小提琴手。或许今天他在这个街头,明天他就到了另一个小广场,但他从未离开过格拉本大街。
  似乎从他身边经过的人都会因为他精湛的琴艺而驻足听上一曲才会离开。
  今天小提琴手的小提琴包里已经有不少钱币了,尤里却没有为他贡献过一分钱,说好听点就是:艺术是无价的。实际却是手头的拮据让他实在给不出多的钱。
  可游人就是这样。
  居无定所,随风飘摇。
  过往的城市都允许尤里有项不错的临时工作来使他攒足去到下一站的钱。但维也纳对他一点也不盛情,这些天来不知道已经被多少家店铺给拒绝的尤里却因为一位小提琴手驻足。
  他已经在格拉本大街停留了5天,本来就无事可做的他每天都追随着提琴手。他到哪儿尤里就跟到哪儿,当金发少年结束了一天的演奏时尤里也就只能回到那破旧寒酸的公寓里。他口袋里的那几个破钱只能让他住在那里。
  "我发现你已经跟着我五天了。"
  金发少年的声音把尤里的思绪带了回来,尤里没有想到少年会给他打招呼。
  少年手里还拿着那把提琴,看来已经结束了一天的表演。
  尤里愣了愣,然后才说到:"有什么问题吗?你就当我是你忠实的听众好了。"
  少年盯着尤里看了一会儿,尤里和他对视时才仔细开始大量,碧色的眼瞳仿佛那条蓝色多瑙河,金黄的头发就似闪烁着阳光的金色麦田。
  "别喝罐装咖啡了,我请你喝点好的。"
  少年把收到的钱一把放进裤包,蹲下来把提琴放好在包里拿了起来。

   最后他们进了一家很小的咖啡厅,虽然也在格拉本大街上。
  少年似乎和这家店的老板很熟,进门的时候还对老板笑了笑。
   "你叫什么名字?"两人坐了下来,少年问到尤里,"我叫菲利普。"
  "我叫尤里。"
  两杯咖啡摆在了他们身前的木制小桌上,浓郁的香味是便利店里咖啡没有到味道。
  菲利普这时在数今天赚到的钱,尤里突然开口问道:"你好像不是本国人。"
  "确实,我是英国人。"菲利普认真的点数着那一大把零钞。
  "你是怎么注意到我的?难道以前没人为你驻足吗?"尤里喝了口咖啡,不算太苦。
  菲利普看了一眼尤里,答道:"你那撮白毛太显眼了。"
  尤里捻了捻脑门前的白发,说:"我本应如此。"
  "你可以选择在这里工作一段时间,人不多钱也不少。"菲利普端起咖啡大喝了一口。阳光不偏不倚的撒在了桌上,少年的脸庞显得更加柔美。
   这却让尤里相信了一见钟情。

——————————————————
这对萌了这么久才产粮,脑洞已经枯竭了。
暑假开始写,写到现在却只能放一半,下一半国庆节可能会产出
在各种坐火车的时候写的(坐火车的时间也太多了吧)
愿喜❤